人人噪超碰在线视频

当前位置: 美女直播 » 资讯 » 高新技术 » 正文

浅谈苗再新先生人物画的艺术风格

放大字体  缩小字体 发布日期:2020-06-19  浏览次数:0
核心提示:中国画在魏晋南北朝时期开始趋于成熟,这一时期著名画家顾恺之,提出了“以形写神”的主张,人物画向着“神形兼

中国画在魏晋南北朝时期开始趋于成熟,这一时期著名画家顾恺之,提出了“以形写神”的主张,人物画向着“神形兼备”的道路发展;隋唐时代的绘画以人物画和道释人物画为主流,初唐阎立本刻画不同人物的身份和精神气质,技巧惊人,成绩斐然;五代人物画大师顾闳中,造型、用笔、设色极具功力,人物神情刻画精细;明末清初人物画出现标新立异,高古奇骇,彰显独特美的趋势;近现代绘画大师齐白石主张艺术“妙在似与不似之间”,形成了独特的大写意国画风格;徐悲鸿立足中国现代写实主义美术,主张发展“传统中国画”的改良;傅抱石在传统文人画的基础上,借鉴西方绘画技法,将传统人物画的笔墨、造型、意境、格调等推到了新的高度;黄胄人物画突破了中西方人物画的主题和样式,在画法上创造了激情奔涌、活泼潇丽的风格。中国人物画的继承和发展,离不开一代又一代的艺术人筚路蓝缕,孜孜以求,当代人物画的集大成者苗再新就是其中之一。他的绘画艺术笔墨苍茫浑郁,既有重视审美体验的当代性,又有民族浑厚质朴的特质,所表现的人物蕴蓄着他对生活、人生、艺术的思考,深刻而博大,作品散发的精神大气让人肃然起敬。他丰富的创作题材、精湛的笔墨技巧、渊深的学养,毫无疑问使其成为当代人物画的杰出领军人物之一。

苗再新,当代著名画家,中国美协中国画艺委会委员,中国画学会常务理事,文化部国家主题性创作指导委员会委员,中国国家画院研究员,中国艺术研究院中国画院研究员,中央文史馆书画院研究员,北京文史馆馆员,北京艺术传媒职业学院顾问兼美术学科带头人。他作品中所形成的具有原创价值的风格特色,使他在当代画坛产生了重要影响。自上个世纪80年代初他便开始活跃于画坛,屡屡在各种国家级的大型展事上夺冠折桂,是国际上有影响力的中国画家之一。其中创作的系列画作《民族之光》将我国56个民族独具特色的居住环境、别有风貌的传统习俗、生动朴实的民族生活画面、色彩斑斓的服饰装扮用中国水墨以全景式呈现,史无前例,震撼人心。汉族《生命的律动》、回族《欢乐花儿唱不完》、土族《幻彩山乡》、彝族《阿细跳月》、苗族《盛装》等画作,是苗先生对中国人物画艺术语言的又一次有益探索,在绘画史上是前无古人的,如果不是一代宗师,绝不可能在200天之内创作出56幅如此波澜壮阔的民族风情画卷。苗再新的作品具有极高的学术深度和文化性,立意高远、风格鲜明,雅俗共赏,用一句高度概括的话来归纳便是:笔精墨妙、形真意浓、崇文尚韵。

《写作<共产党宣言>》

《印痕》

《生命的支撑》

《老腔》

从苗再新作品中不难发现他创作人物画独特的艺术风格

(一)笔墨精妙

北宋郭若虚曾言,“凡画,气韵本乎游心,神采生于用笔,断可识矣”。“用笔时,须笔笔实,却笔笔虚,虚则意灵,灵则无滞”,“以其一笔而藏万笔也”。“墨法,浓淡、精神、变化、飞动而已”均道出了笔墨在中国画中的重要性。在笔墨的表现上,苗再新疏密结合,刚柔并济,严谨与创意共存,以“自然”为师,于造化氤氲的气韵中求笔墨的真实,以“时代”为势,于与时俱进的时代中表精神的见解。

苗再新毕业于解放军艺术学院,科班出身接受传统的绘画技艺,拥有扎实的绘画基础和造型能力,但他“不拘常法”,对绘画他有自己的思想,也正因如此,在笔墨的运用上现代审美意识融于传统技法,将西画的科学性与国画的精神性交汇一体,创造出素描、结构与笔墨天然合一的一家笔法,形成了坚实饱满、大气磅礴的艺术风格。如在《雪狼突击队》中,武警战士的刻画就很典型,斩钉截铁的用笔,既是素描、又是结构,更是地地道道的中国水墨,由于三者水乳交融,让人感觉不到有素描的影子,而这种素描的所体现出的结实、丰富的效果,却将蕴藏在人物体内的生命张力最大限度地挖掘了出来。?写作<共产党宣言>?则是苗再新中西合璧风格最具代表性的作品。

《阿细跳月》

(二)形真意浓

苗再新人物画在造型构图上是写实的、严谨的、准确的,对自己绘画的对象不添加个人主观色彩,尽可能还原其本色,笔简形具,得之自然。不论是军人、农民、少数民族还是名人毫不概念化,全部摄取于现实生活,选取最真实的场景素材,保持人物性格的鲜明性,写生的生动性。这也足以见得苗先生不但有坚实的绘画功力,还具备广博的民族知识、丰富的资料积累、深切的生活体验和厚实的文化素养。《帕米尔金秋》中真实再现了少数民族农忙的场景,热火朝天的繁忙,通过本真具象的局部和整体传达流露出来,将这种情感精神的内核定格,以此完成其所要创作的艺术形象。

王国维曾经在《人间词话》中云: “大家之作,其言情也,必沁人心脾,其写景也,必豁人耳目,其辞脱口而出,无矫揉妆束之态,以其所见者真所知者深也。”苗再新涉猎的人物题材十分广泛,每一个人物形象都能通过鲜活的色彩和造型直接触及人的心灵,展示不同生命体或精彩或苦涩的人生,赋予着时代的分量和厚重感,这种基于形象呈现的深刻的情感需求是衡量艺术价值的重要因素,也是苗再新一直茁茁以进不舍追求的生命的持重感和历史感。

《盛  装 》

(三)崇文尚韵

苗先生曾说过,“中国画的发展是师承源流,温故而知新的,绝不能抛开中国传统文化的熏染。”他的作品崇尚中国传统文化,凸显民族精神、文化品质,每一幅画作中我们都能深刻的感受到那种扑面而来的呼之欲出的诗境文心和高深立意。作为军旅画家,苗再新坚持为时代画像、为时代立传、为时代明德,一贯的关心国家大事,他的《热血男儿》、《儿女英雄》、《生命的支撑》、《印痕》等作品与国家共命运,与时代同步伐;他的《矿工》、《老腔》、《雪域子民》、《心灵之光》等作品脚踏实地关心人民、讴歌人民,这是追求至高至美的大境界、大智慧。

《心灵之光 》

《文人画之复兴》中提到“气韵者气之韵,作者感想之韵。”指的是一个人的品性有清远、质朴、通达之美,这种美是流注于绘画的形相之间,能通过这些形相长久的发散出清新超俗的精气神,也可称之为“骨韵”。苗再新志量开旷,有拔俗风气,将这种韵气注入到绘画创作中,使作品更加清晰化、精密化,洗尽尘滓,独存孤迥。

笔墨精妙、形真意浓、崇文尚韵的艺术风格刚好对应了苗再新作品经历的三个阶段,第一阶段笔墨精妙的“无我”,“无我之境,以物观物,故不知何者为我,何者为物”。无我之境的作品不是不带个性特征,而是沉浸在外物中,与物俱化,站在历代艺术巨匠的肩膀上学习艺术,使“我”成为传统经典的一部分。作品之美在于真实记录社会,用灵动的技艺对客观对象忠实的表达和呈现。第二阶段形真意浓的“有我”,“有我之境,以我观物,故物皆着我之色彩”,有我之境的作品不是指主体感情强烈的自创,而是曾经有深刻感动,以至于外物触动时,将主体的意志外化,并将其应用到自己的创作实践中,有“我”的想法,有“我”的内涵。作品之美在于通过艺术与这个时代对话,以情入画,以神求韵。第三阶段精神上崇文尚韵的“本我”,“夫书画者,心之迹也”,本我之境的作品不仅仅是意志外化,更多的是苗先生博古通今、学贯中西在绘画方面的高深造诣和集大成者,作品有自己独特的艺术语言,形成了独具个人艺术风格的个性面貌,能够胸怀大志成就艺术上的大事业,引领这个时代的艺术潮流和精神风向标。

《雪狼突击队 》

苗再新的作品涵融国家命运和社会群体生命的喜怒哀乐,将其融入时代之中,表现于笔墨之上,体现了当代文艺工作者的使命和担当,他的作品真实鲜活,视觉冲击力很强,充满浩然正气和奋发向上的激情,这源于根植在他内心深处的文化感悟,所以他的作品总能让人动心,让人们的灵魂经受洗礼,让人们发现自然的美、生活的美、心灵的美,那种散发着强烈生命之美的光辉,仿佛朝圣者的灵魂,掩盖不住,直抵人们的内心深处,久久萦绕。正是因为他们这些老艺术家的坚守和匠心创作,传承着真善美的道德境界,我们的民族才能永远健康向上、永远充满希望。


 
 
[ 资讯搜索 ]  [ 加入收藏 ]  [ 告诉好友 ]  [ 打印本文 ]  [ 关闭窗口 ]

 
0条 [查看全部]  相关评论

 
推荐图文
推荐资讯
点击排行
 
网站美女直播 | 网站地图 | 排名推广 | 广告服务 | 积分换礼 | 网站留言 | RSS订阅
Powered by DESTOON